当前位置 首页 纪录片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4.0

类型:剧情 传记 历史 记录 记录片 纪录片  美国  2018 

主演:娜塔莉·波特曼 彼得·萨斯加德 格蕾塔·葛韦格 比利·克鲁德普 约翰· 

导演:帕布罗·拉雷恩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剧情简介

《第一夫人》 - 重生之第一夫人全文免费阅读影片讲述的是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在1963年11月22日遇刺身亡的前四天时间里,发生在前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身上的故事。娜塔莉·波特曼将出演杰奎琳,也就是Jackie。据该片的全球联合出品方和制片方熙颐影业透露,对于主创团队选择娜塔莉·波特曼出演杰奎琳·肯尼迪,业界并不感到惊讶。除了她精湛的演技之外,更是在于她独特的知性气质。

第一夫人jacqueline介绍

Jacqueline Kennedy 杰奎琳·肯尼迪她不是贵族但拥有女王般的地位;她也并非好莱坞的明星却受到设计师的热烈追捧;她的名字已然成为一种着装风格流传至今。每当我们看到梳着外翻短发,穿着款式简练但面料精良的套装裙并带着一付硕大的乌蝇墨镜的女子优雅的从私人飞机上款款而下时,“Jakie O”的名字就会跃入我们的脑海。而无论后人如何模仿,这位当年第一夫人的风姿始终是现代史上最隽永优雅的一页。从当下的审美眼光看杰奎琳并不是一名传统意义上的美女——脸型并不小巧,下颚过宽,眼距也稍嫌大,但这并不妨碍这位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第一夫人给人们留下端庄优美的印象。出身纽约上流社会家庭的杰奎琳从小就受到良好的教育,所以她深谙如何用优雅的举止大方的谈吐以及过人的穿着品位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十八岁那年她首次作为成人进入纽约社交界,席上她穿了一件雪白的薄纱连衣裙,领口横开到肩膀,露出光润挺拔的脖颈,一双眼睛羞涩的闪烁,光彩照人。从此以后她的芳名即流传在纽约的社交界,直到她遇到“王子”——约翰•肯尼迪。与肯尼迪的结合让杰奎琳瞬间登上世界的巅峰,她开始向全世界展示她的风采。作为第一个入主白宫的职业妇女,其政治地位、语言天分、社教能力、处世态度甚至一举一动都让社会对新一代女性形象大为改观。20世纪60年代是动荡不安的年代,也是嬉皮盛行的年代。破衣烂鞋的嬉皮风貌把传统的绅士淑女形象挤兑得一无是处,但在杰奎琳这里是个例外。无论在什么时候,她都以最优雅的形象出现,哪怕是在1962年她出访印度,骑上一头大象时,她仍然穿着丝质的浅黄色蓬蓬裙。那些无袖连衣裙、舒服的外套、像奥黛丽•赫本在电影里穿着的大衣,还有让她的短卷发服服帖帖的帽子(其实她并不喜欢戴),一切都使她成为当时绝无仅有的优雅的象征。“突然之间,‘品味’真正成了品味,而在此之前,美国人根本不在乎这个。”资深时装评论家Diana Vreeland说。当她意识到自己的魅力的影响力时,她开始了著名的“霓裳外交”。在她之前美国第一夫人历来只穿美国本土设计师的服装,但杰奎琳出访法国时,既穿美国设计师Oleg Cassini设计的服装,也穿法国设计师Givenchy的,这无疑深得法国人欢心。事实上,她不仅在巴黎使戴高乐总统和法国人为她倾倒(她丈夫肯尼迪说,我只是那个陪杰奎琳到巴黎访问的男人),她还迷倒了赫鲁晓夫,当时她穿着钉着闪闪亮片的晚礼服,仪态万方。回到美国,她的着装又恢复了简约大方。她丈夫也深谙个中之道,“在当时那些珠光宝气的贵夫人中间,你必须使自己看上去比她们更非凡才行”。因此她也多方物色能使其形象更突出的设计师,像Karl Lagerfeld执印时的Chloe和当时新晋的意大利时装设计师Valentino。后者为她设计了多款出访礼服并称赞她:“杰奎琳总是穿得恰到好处,她是自然和成熟的完美结合,没有人可以和她的高贵相媲美!”在那场举世闻名的悲剧后,杰奎琳从公众视线中消失了,等她再度出现的时候带来了更爆炸性的新闻——前美国第一夫人居然要嫁给一个粗俗的曾诈骗过美国人的希腊老头!这不仅伤透了美国人民的心更让曾经是船王情人的杰奎琳妹妹李拉德兹威尔伤心欲绝。但是杰奎琳似乎决意要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她开始把自己晒得像个地中海贵妇,并且用希腊船王的钱为自己购买大量的珠宝和时装。此时的杰奎琳的形象已渐渐远离了肯尼迪时代的优雅规整,开始向更加奢华化的休闲风格渐变。她用围巾包裹自己的秀发配上短袖黑色线衫和笔挺收型长裤,加上做工考究的船鞋和手拎包乘坐豪华游艇和私人飞机游走于各大party之间,这种生活尽管惹人非议,但还是让全世界的女性竞相效仿,日本人甚至为发明了“JET-SET”这个词来形容她的风格,或者说定义了她的阶级。杰奎琳的形象是与那些名垂青史的好莱坞美人们不一样的,她的衣着她的言谈举止都是活生生的历史,她的每一次亮相都代表着重大事件的发生,或者说她的每一个举动都代表着一次改革。透过杰奎琳华服的表象,她不仅是一位优雅华贵的女性,更是位性格坚强翻云覆雨的历史人物。



君太平第一夫人全本

<第一夫人>楔子 楔子 卫东家那个金贵的媳妇儿临产的时候,卫东还在辛辛苦苦的给媳妇儿满大街的搜罗酸梅子,当接到媳妇儿破了羊水进了医院的电话的时候,这个粗咧咧的大老爷们儿差点一方向盘子甩到路中间,把正在指挥交通的交警给撞飞。 “要生了?!妈的,不是还有俩星期么?怎么这当口就出来了?”单手抓着电话,单手甩着方向盘,跟个子弹头一样横冲直撞,在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就数他那辆车最他娘的拉风了。 “这茬儿问你儿子去。”那肚子里的玩意儿要出来,还能堵着不让出来的么? “操!我媳妇儿现在人呢?” “产房!” …… 五年前,卫东这根儿卫家独苗被女人诅咒这辈子断子绝孙,笑得挺欢乐的。 四年前,身为家中唯一男嗣首要任务就是做种马的卫东,因为一个男人,笑得更欢了。 一年前,被自家男媳妇儿强拉去妇产科后,卫东笑得有点风中凌乱了。 八个多月前,当医生告诉他,试管婴儿成功了,他要做爸爸了,卫东彻底笑不出来了。 现在,那个被人造出来,还是被两个男人加一群人造出来的小王八蛋就要出世了,卫东还感觉自己处在云里雾里。 他找了一男的,可是被咒诅断子绝孙这茬儿居然都没有实现。 最他妈离谱的是,他居然还是用这么奇特诡异的方式有了后代…… 他有了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