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欧美剧 《小说两个鸡巴操一个嫩逼》

小说两个鸡巴操一个嫩逼1.0

类型:剧情 喜剧 爱情 欧美  墨西哥  2021 

主演:雨果·卡塔兰 霍拉西奥潘切里 玛伊特·佩罗尼 艾拉.贝登 胡伯托·巴斯 

导演:Javier Colinas Roberto Fiesco Kenya Marquez 

小说两个鸡巴操一个嫩逼剧情简介

Afewmonthshavepassedsincethelastgame.AdrianaleftOscarandnowheliveswithGaby...andMica.Valentincameoutoftheclosetandistryingtobehappyinthisnewstageofhislife.BarbaraandLeowerestrippedoftheirbelongingsbyAurelia’slawsuitbuttheyadoptedCarmenandnowhavea"throuple."

fate zero第二季最后派人抹杀远坂时臣的是谁

第二集让assasin抹杀时辰的是言峰绮礼,但是这次抹杀是由远坂时臣自己安排的,为的是让其他魔术师的使魔看到Archer的强大实力以达到使其他Master不敢轻易进攻他的威慑目的,就说白了就是言峰与时辰一起演的一出戏给其他人看。这个时候言峰还没有反叛的念头...与后面言峰杀时辰是两码事....



灰色童话 夜x

灰色童话(二)想变成人的小木偶在小木偶生活的世界里,木偶是人的玩具。当它们破旧了,或者主人心情不好,就会任意把它们拆散,或是干脆扔进火堆。在同胞中,小木偶算是精心制作出来。穿上亚麻的衬衫,带上棒球帽,远看他的外观与人类的孩子相差无几。得天独厚的条件带来野心,他开始努力学习人的一举一动,想要变成真正的人。有一天他混进人类出入的酒馆,几乎没引起任何人的怀疑,但在喝酒时却因为下巴漏了条缝被人认出了身份。感到自己受了愚弄的酒馆老板威胁要把他做成劈柴,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群木偶,救了他的性命——它们是木偶解放军。小木偶不但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组织,还有幸跟随它们回到基地,见到了它们的首领——木偶王。小木偶说出了自己想变成人的理想,而慈祥耐心的木偶王告诉了他一个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木偶是主人,而人是奴隶,甚至被当作家畜饲养。有一个人类的小男孩受够了贫困的生活,在街头流浪中他学会了模仿木偶僵硬的关节动作和咔咔咔的说话声,给自己装上塑料头发,穿上夸张鲜艳的服装,他就能冒充一具木偶,有时还相当成功。但某一天他被一个眼神锐利的木偶识破,恼怒于他身为卑贱人类却敢擅闯“高尚社区”,木偶保安们打断了他一条胳膊。但孩子勇气非凡,他甚至偷偷捡回了那根打他的木棍,把它削成形,替换了自己的胳膊。在木偶的公墓他遇到一群盗墓贼,帮助他们望风以便各取所需:盗墓贼分到漂亮的陪葬品,而男孩能得到未腐烂的木偶尸体。渐渐地他用合适的四肢替换掉自己的手脚,使自己越来与真正的木偶越来越接近,最后终于有一天,人或者木偶都不能分清他的身份。他骄傲地闯进木偶的社区,大胆地应聘高尚职业,甚至开始追求他喜爱的木偶小姐。但此时革命爆发了——人们不满自己的奴隶地位起来造反,很快推翻了木偶的统治。男孩的情况和所有木偶一样危险,儿时的伙伴劝说他设法澄清自己人类的身份,因为他还有一颗人的心,如果说明情况接受检查,还可以得到接纳。但男孩拒绝了,“我是一个木偶。”他骄傲地宣称,并且率领那些有反抗精神的木偶躲藏了起来,号召幸存者们起来反抗人类,恢复昔日荣光。故事说道这里,小木偶已经猜到了主人公就是“木偶王”。即使对最亲密的同志,“木偶王”有一颗人类的心也始终是个秘密,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痛苦根源。他的骄傲不容木偶们知道他不过是个血统不纯的异类,而他的心——那始终维系他与过去关系的东西,让他不知如何处理才好。“你真的有一刻人类的心吗?”小木偶问问题的声音有些颤抖。木偶王宽容地笑了笑,他打开胸前的改版,等待小木偶的手伸过来,“你可以摸一下。”在等待的过程中他喃喃自语,“也许我找到了处理它的办法。”木偶王说完故事的第二天,小木偶离开了木偶解放军的驻地。走的时候他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人类——他有了一颗人的心。小木偶流连于酒馆,等待有人识破他,或是有木偶来把他救走。但始终谁也没有来。酒馆老板殷勤地给他劝酒,一杯又一杯。最终的法术魔法大师巴林曾收过一名弟子,他的名字目前已不可考。据说在十二年的时间里他学会了巴林的大半本事,从召唤异界的怪物,到改变事物的性状,他无一不精。巴林认为他足可学满出师时,他还依然年轻。“老师,我还有一样不懂,请你教我。”巴林问他还想学习什么,他回答:“能毁灭任何人的法术。”年迈的魔法师沉吟许久,再三询问雄心勃勃的弟子是否当真。年轻人没有听出,或者故意无视了老师口吻中的警告意味,执意要探寻奥秘。“好吧,跟我来,我将带林你去见一位大师,他能帮助你。”月圆之夜,魔法师和弟子出发前往森林深处,树妖和狼人对他们避之唯恐不及。长途跋涉之后他们来到了一棵巨大的榕树下,树干粗大一眼望不到边际。年轻人随着老师往树洞深处走去,只走到双腿酸痛,昏昏欲睡,才听到老师说:“到了,我的孩子。”名为“黑暗视力”的法术帮助他看清了面前的一个老人,衣衫破旧难掩他的高深气息。“这是我的弟子,想要学习那个法术。”老人简单地点点头,没有任何多余话语,让人觉得这样的托付非止一次。整整一年时间里,年轻人跟随老人在树洞里学习各种知识和冥想,“这一切都是为最后那个法术的准备”,年轻人知道这点,非常耐心。最终老人认为一切都已就绪。“现在我将向你演示那个法术,但它威力惊人,你待在我身边会有危险,所以你只把耳朵留下听那咒语便好。”年轻人乖乖从命,留下耳朵后离开了那里,一直走了十天十夜,才听到了远方的老人念出那句秘密的咒语。顷刻间森林被烧成了焦土,年轻人也永远失去了听力。他回到了老师那里,“感谢你为我寻找的导师,那咒语非比寻常,我已掌握,但离我所想像的威力还有不少差距。”巴林用笔回答他,“既然如此,你可再跟我走一趟,我将带你见一位真正的大师,他能帮助你。”魔法师和弟子又一次出发,前往大山深处,矮人和地精向他们友好行礼。一天一夜之后他们来到一处山谷,清泉和鸣鸟发出悦耳声响。年轻人仅凭视力也觉得此地心旷神怡,几乎不需要老师做手势示意他已到了目的地。眼前的老人比上一位更老,褴褛衣衫不但不让他显得卑微,反与这自然融为一体。巴林对老人说了的几句,老人张开无牙的嘴,大笑着做了回应。又是整整一年,年轻人已不觉得新的学习有什么难度,但这都是为那法术做的准备,因而他能忍受枯燥,何况还有鸟语花香相陪。有天老人终于用木杖在地上留下字迹:“我将让你看那法术,但它过于危险,即使我也不能保护你周全。所以如果真想看,就留下你的眼睛吧。”年轻人毫不犹豫地留下双眼,离开了大山。以灵感辨别方向,间以驭空术乘风飞行,他三天就走出了山区。一刹那间他亲眼目睹了老人做出了那个简短的手势。山脉缓缓流淌成了泥浆,年轻人也永远失去了视力。年轻人再次回到了老师那里,通报了自己的所得,“那的确威力非凡,即使付出双目我也觉得值得。但我知道那依然不是我理想中的程度。”巴林毫不意外,拍了拍弟子的手,示意他跟随自己。从头顶的热度和脚底的触觉,年轻人知道自己跟着老师来到了沙漠,空气里的腥味应该出自响尾蛇或蜥蜴人的体臭。一天一夜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地势起伏之所,老师拉住了年轻人前进的脚步。他们面前的人一丝不挂,老得难以用语言形容,枯干精瘦得如同蜘蛛,丑陋肮脏得如同穴居人。他的尊容以及巴林如何与他交涉,年轻人都不得而知。在随后的一年里,年轻人无所事事。高人不关心阳光、食物和水,他似乎也不曾说话或做任何事。一切都让年轻人觉得忍受不了。直到有一天,高人直接对着年轻人心说话:如你所愿,我将教你那个咒语,它只能感知,你需把身体舍弃。那一刻,年轻人灵魂出窍,随后的刹那,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深深打动了他的身体,接着,沙漠化为了虚无。随后的许多年,大陆上的居民传说着一个没有肉身的法师,他掌握着威力无边的咒语,却没有弱点可供攻击。年轻人已经不在是年轻人,他甚至已经没有年龄,而老师是真正的老了——在弟子终于回来探望巴林时,他已经衰朽不堪。弟子诉说了这些年的境况,“现在的我,一个念头便能毁灭一切物质。”老师诚心地恭喜他,弟子却并不领情,一如既往地谈到了“但是”:“但是,我还不能毁灭精神。”巴林像是早就料到这个贪得无厌者的野心,摇头苦笑:“你还需要一个终极法术?”“如果它确实存在,当然。”急切的灵魂甚至都能让人想象他的表情。巴林如同多年前一样,郑重地劝说弟子,这个法术的施展,将给他仅有的存在致命的打击。但如一切贪婪者,此时的弟子已经听不进任何劝告。“您不必推辞,我一定要见识这终极的咒语,我已追求了那么久,不可能在此停步。”“好吧。”巴林说完这句话,陷入了沉默。弟子等待了许久,却没有发现任何异状。突然,全无征兆的,他感觉到脸颊发痒,随即想起自己应该早已没有脸颊,但那确实是羽毛的触感。“走吧。”老师的声音在前方响起,不但清晰,甚至还能听到些回音,弟子同样迟钝地想起自己早应该没有听觉。年轻人下意识地跟随老师向前走去,远远的微弱光线,提醒了他恢复了视力。直走到光的源头,年轻人才明白了一切。在老师说完那句“好吧”的时候,咒语就已经完成了。这个漫长的咒语,从“多年以前”他们跨入榕树洞的那一刻起,直到刚才的“好吧”。这里是榕树洞的另一头。“让一个有理智的人陷入疯狂,自己放弃自己的存在,这就是能毁灭任何人的法术,你记住吧。”巴林的声音和容貌与几分钟以前一样年轻。手影师的影子手影师在马戏团里不太受欢迎。在换布景的间隙,他在聚光灯照射的幕布上做出几个小动物的影子,观众往往趁这个时候出去买饮料和爆米花,新做的音效也不能让他们更专心。但手影师并不在意,他只上场5分钟,比小丑的短,拿一样的薪水。回到家,就是手影师自己的世界,在这里他才用得上真正的本事。威尼斯式吊灯,落地灯,甚至还有一台古老的镁光灯,手影师的家为他的影子准备了这些,那些身形忽大忽小的兔子,拍翅速度舒缓的白鸽和猫头鹰,发出呜呜声的小狗和猫咪,在这些灯光的照耀下一个个活起来。是真正地活起来。在电视机前学舌的鹦鹉是影子,它说的脏话常惹来邻居非议。偶尔打翻鱼缸的波斯猫是影子,好在鱼缸里的鱼也不例外。迷你的绵羊和狮子在手影师的床单上上演追逐游戏,直到大象和犀牛出来把枕头拱到床下,弄出动静让手影师把它们都赶跑。早晨唤醒手影师的鸟鸣几乎每次都略有不同,取决于影子成形时喙的长短或肩膀的线条。影子苏牧不需指令就能拿来报纸,在阳光底下走一圈它会更显精神。手影师和自己创造出来的影子动物们生活得挺快活,直到某天他终于翻烂了那本动物图鉴,并再也没法用那双巧手做出什么精微变化。他突然被一个疯狂的念头攫住,并且在自己来得及清醒过来之前,冲向了楼下街角的女装店。在落地射灯和光洁的墙面之间,他穿上了连衣裙和高跟鞋,在宽沿帽和假发之间他选择了只留后者,素食习惯带来的苗条身材和早年学过舞蹈的经历,让他成功地在墙上创造出了一个姑娘的影子。摘下行头,手影师欣喜若狂。一个理想的爱人:他想到,并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庆祝,他要把自己小天地的每一个角落都与她分享。他是个男人,他要拥抱她。但首先,他终于有了人可以共进晚餐。多出的盘子和第二副刀叉都不是影子,食物当然更不是,手影师费了相当的力气才把它们做好端到烛光下。而就在一切就绪,他呼唤女主人时,却发现她不见了踪影。哪里都没有她。手影师找遍每一个光源四周,甚至没有放过手机屏。就在他瘫坐在床上绝望时,正对阳台的另一幢大楼,他看见投在窗帘上的一个影子,不,是两个影子。他们分开仅有刹那,马上又紧紧贴合在一起,但这对他来说已足够辨认——那正是他创造的姑娘。手影师看了一眼射灯,它照向阳台的方向,足可以把一根指头的影子拉到棒球棍那样长。地价的昂贵,让这里楼与楼之间的距离很窄,只要纵身一跃,她就能跳进对面的窗户。他做晚餐的片刻,她就跑了。从午夜到清晨,渐亮的天色把窗帘上的影子逐步变淡。而痛苦的手影师始终没有睡着,那座公寓里的景象挥之不去。那男人知道她是影子吗?也许他是个盲人。他一定很年轻,好像几年前的手影师一样。胡思乱想中他回到了马戏团上班,错过了好几个配乐鼓点。接下去的几天事情没有好转,每夜手影师都能透过自家的窗户看见那两个影子缠绵。白天,团长把心不在焉的他提到了小丑之前上场,而到了这个夜里,他终于忍无可忍。手影师长相大方,混进对面的大楼并不困难,进入配电室则费了点周折。在动手之前,他有过片刻犹豫,但想起自己从满腔欢喜到妒火中烧间只有几分钟而已,他失去了最后的自制,拉下了电闸。在走回自己公寓的路上,他略有些空虚,但说服自己很满意。漆黑一片的大楼很快有人检查电力,恢复了供电,窗帘也再现了光明,但奇怪的是,手影师没有看到一个突失爱侣、惊慌失措的男人身影。那个正对着他的房间静谧非常,空无一人。但谁在意这些呢?他惩罚了不忠,不是吗?第二天睡眠不足的手影师在街上走,一个孩子指着他惊呼:“妈妈,你看那个人没有影子!”手影师低下头看了看,才想起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看见自己的影子,它已经在不知什么时候起不知去向——也许在女孩的影子跨过栏杆的同一个晚上。难怪,那个窗帘后神秘男人的身影,看上去如此眼熟。梦到雪地的部队雪地中有一群士兵,自上一次战役之后就留在那里。在某一个没有冲锋号的警报响的清晨,他们做了一个梦。梦开始得毫无新意,甚至让迟钝的人无从察觉。他们在梦里与敌人交战,对方和在真实中一样面目不清,无穷无尽。好在他们能在弹孔里塞上冰雪,像雪人一样修补自己的伤口。有时大炮和炸弹也会把他们打倒,断肢乱飞。他们交换肢体,七拼八凑地再站起来,就是不肯咽气。他们也问卫生员讨要纱布,但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好些。至于弹药,也不虞匮乏,在梦中无论清点几遍,东西总会改变数目。装在木箱里的子弹和手雷,即使没人携带也总会出现,虽然未必总在需要时。冬天长得没有尽头,他们继续行军,一个人都没有减少,也没有遇上一个新人。见不到尸体和俘虏,而援军更是闻所未闻。有一个人提议说:我们应该想法醒来。其他人反问他:我们怎么做到呢?士兵们有了麻烦,一般都会去找卫生员。卫生员的帆布背包在梦里还一样大,但血浆、绷带和疟疾药片多得用不完。他说如果可以,我能给你们每人一支吗啡,但那只能让清醒的人入睡,不能使梦中的人解困。总给人指明方向的勘测员在地图上努力寻找梦境的边界,但梦里的地形不好辨认,同一棵受伤的树总是反复出现,指南针又常常出尔反尔。甚至士兵们自己的感觉也不甚可信,他们的单列纵队走得不如以前直。夜里偶尔出现的星斗,全无提供参考的价值,总在机枪、裸女和火鸡这几个造型中打转,具像得荒谬感十足。无线电收发员扔掉了步枪,保护自己已经不再那么让他在意,但没有人会准许他扔掉26磅重的发报机——尽管在梦里那已经成了个娱乐用具,休想用它联系到任何人,耳机里的嘟嘟声甚至有了音阶,传出过舒伯特的《魔王》。士兵最大的安慰是进餐时间,但这不再准时到来,而厨师在锅里煮一块永远也不会化的冰,给士兵们的碗里盛上热气腾腾没有味道的雪,他抱怨说如果再没有调味品,即使在梦里也做不出佳肴来。每个人都有无烟蜡烛,也都有巧克力,但两者的味道相去不远。只有邮递员没让人失望,不停地掏出一封又一封家书,来自查有此人的寄件者和确实存在的过去。只是收信人的姓名模糊不清,士兵们也无意辨别。所有人都分享了其他人的信,每个人都有了四十个母亲,三十七个父亲,十五个妻子和二十个女友,三个女儿,四个儿子,一个同性伴侣和七条品种各异的狗。指挥官是个大学生,嘴上有薄薄的绒毛,升中尉时他就老大不情愿,常常装病。队员们并不指望他,也没有人去挑战他的权威。他高中毕业的女朋友送给他的围巾被雪弄得挺脏。烟卷依然点不着,谁都看得出他心情不好。但到最后,总得有个人回答问题时,问题就会扔给他。我们怎么醒来?他们问。醒去哪里?只有指挥官可以用问句回答问句。没人答他,于是他继续说下去。回到同样永远也不会有尽头的冬天吗?兄弟们,算了吧。战争结束后的某些日子,有人路过这片雪地也许就会梦见他们。在梦里面他们都很年轻,跟冰雕一样英俊。大楼诗人擦玻璃工每天悬几根钢丝,挂一块板把自己吊在半空。擦一座标准高度的大厦要一整周时间,扣除七顿午餐耗去的三个半小时,理论上他其它时间都在工作。工作时视野良好,面前是一块块好像电视屏幕的办公室窗户,隔开几米就有不同节目,背后是城市的四分之一全景,能看到没有人烟的地平线,头顶是天空,脚下是人群。擦玻璃工把浸透肥皂水的拖把挤成半干,擦着一块块玻璃,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做。于是他写诗。城市里的人黄昏下班,第二天早晨再来,有时就能看到相邻的大厦上,水渍在阳光下反射出巨大的诗句。当太阳渐高,水分蒸发,诗句慢慢消失不见,后来者已不能找到踪迹。有幸得见者会记住那些诗句,感到一整天的小小幸运。渐渐地,有些人开始不满足于意外邂逅,请了假甚至辞了工作穿行于城市,专门寻找高楼上的诗句。他们彼此之间经常交流自己抄下来的只字片句,鉴定真伪去芜存菁,收集最全者得到了所有人的尊敬。报纸收了鼓励,开始刊登这位无名诗人的作品,配上摄影记者的照片,颇受人欢迎。有人传说这出自某位超级英雄之手,有人倾向于认为这是一个团体所为……大楼诗人成了热门话题,文学评论家们指出它的作品格调空灵,这不愧是俯视城市的人才能写出的诗句。擦玻璃工像真正的蜘蛛侠一样乐于保持身份不为人所知。城市里和其它地方一样也会下雨,偶尔也会持续好多天。这些日子里擦玻璃工没有接到工作委托,也不能再在玻璃上写诗了。但是既然,他的诗得到过街头巷尾的称赞,为何不能换一种途径发表呢?他把新诗投给了报纸,签上了自己的真名,但编辑退回了一封显然事先答应好的退稿信。换了几家最热心于“大楼诗人”的报纸,结果也是一样,偶尔出现的手写字体会指出他作品的种种缺点:“修辞粗糙”、“韵脚不严”、“太过晦涩”、“太过直白”,或者,“高度不足”。所有人都在等待天气好起来,等待大楼诗人给这座城市写出新的灵魂,没人关心发掘什么新人,这情有可原。擦玻璃工因为沮丧,在天气转晴之后不再写诗也情有可原。但传媒和公众开始感到意外。雨季像带走蜘蛛网一样带走了给他们写诗的蜘蛛侠,人们遍寻不着,失望情绪和诸多猜测一起蔓延。幸而事情有了转机。擦玻璃工爱上了一位姑娘,为了向他表达爱意,他像那些雇用飞机在天空用尾烟喷出字句的富豪一样,在大楼外墙上写出了自己的情诗。这被时刻保持敏锐敏锐的报纸捕捉到了,成为了大楼诗人归来的宣言。一首情诗如果没有署名,至少得出现歌颂对象的名字。无孔不入的记者搜遍了整座城市所有的“克里斯”,和私家侦探携手,顺藤摸瓜地发现了诗歌作者的身份。有传言说连警察局长都在这次搜捕中出了力——他有个当文学教授的父亲,从小酷爱爱默生。擦玻璃工成了名人,清洁公司的老板以他为形象代言人推广自己的服务。而这让他陷入了极端的窘境:他可以下到地面来,在纸上写下他的诗句,此时的他再也不会被报社退稿,只有他也数不清几个零的合同在等着;他也可以继续穿上工作服去上班,电视台的制作人甚至很鼓励他这样,但擦玻璃本身都不会再像以前一样自由——在他不愿书写的日子,爱好者们甚至会占据他所在大楼的每一个房间,用录影机拍下他擦玻璃时拖把的轨迹,回去反复重放,试着看能不能拼出新的诗篇。擦玻璃工应该怎么做呢?他没有像个诗人一样,在某篇杰作写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剪断钢丝寻死。我们能知道的是,再也没有人见到大楼上肥皂水渍组成的诗句。谁也不知道多少天以后,公众消退了热情,在别的地方发现了新的城市英雄,不再有直升机跟拍他的工作。我猜想,在无人注意的某一个高度,他在工作间隙的午餐时候,嘴里叼着汉堡,掏一本本子把诗句写下来,等着下班后带回家念给妻子听。收件人在这个星球上,人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东西是邮局。因为邮局是全能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投递。甚至因为这种全能,人们没有了旅行这个概念,因为邮局除了可以收寄信件包裹,还可以收寄人本身。人们在邮局把自己的所有:性格、情绪、智力、一生的记忆变成一封信,封好口托付给邮局,然后一具躯壳就顺理成章地归邮局所有。在邮件的目的地,当地邮局收到信,从仓库里搬出一具躯壳,把过去的记忆删掉,把信里的所有输入进去,它就活起来,和寄件人一般无二地走出邮局大门去。当然,在这样的世界里,没有人在乎外貌怎样。邮局和所有其它地方的邮局一样,也会经常犯点小错。故事的女主人公就碰到了一回:未婚夫把自己邮寄了给她,邮局却遗漏了操作步骤,一具没输入过信的躯壳就这样被女主人公带了回去。那是前一个寄件人留下的躯壳,虽然已在别处有了正身,但既然没有人把他的记忆抹去,女主人公又很美,他也就没有必要自曝身份。聪明的应对,温和的态度,甚至让他躲过了疑心,就这样和女主人公安全快乐地生活了下去。一季度一次的邮局清理检查,让邮递员们发现了错误。遗漏的信被装进新躯壳补寄给了收件人,于是正牌的未婚夫出现了。未婚妻的身边多了一个冒名者,这让他火冒三丈。但在他面前的两个人并不是单纯的骗子和受骗者,他们已有了感情。他甚至猜测,也许未婚妻早发现了些什么,却没有拒绝冒名者的魅力。然而终究,女主人公是个正派女子,正品邮件的出现让她含羞抱愧,心烦意乱的她不知该如何选择,在两个男人互相敌视准备大战一场的同时,女人已摆脱了沦为战利品的命运——她夺门而出,去了邮局,把自己投递往了不知何处。两个爱慕者追到邮局,保护隐私条款让他们无从查询爱人的下落。正牌者列了一个目的地清单,他把自己相继寄到一座座城市的邮局,去探访未婚妻的下落,打定主意,即使穷尽一生之力,也要把她找到。他并不知道前方有怎样的结局在等着他——无论他在第几站成功找到爱人,都会发现情敌已先他一步。冒名者已深爱上了她,不愿放弃。他没有把自己做成信件寄出去,而是混进了邮票之中。他复制了无数个自己,无论有多少个自己会在邮局的仓库里湮灭,都必然能留下一个——无论哪一个——能和她在一起。

小说两个鸡巴操一个嫩逼猜你喜欢

  • 超清

    一眉先生

  • 6集全

    不可遗忘第二季

  • 超清

    小象西娜

  • 超清

    恋爱恐慌症

  • 超清

    武汉日夜

  • 超清

    辛巴达航行七海

  • 共32集,完结

    大宅门2

  • HD

    明日赴死

  • 6集全

    水平线第一季

  • 共34集,完结

    生活万岁

  • BD中字

    蜜月危险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