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片 《彩色无遮挡漫画日本》

彩色无遮挡漫画日本5.0

类型:动作 悬疑 剧情片 剧情  中国大陆  2020 

主演:赖婧 孙一杰 

导演:徐闻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彩色无遮挡漫画日本剧情简介

在浩瀚的宇宙间,有颗名叫“幻域”的星球,上面生存着一支古老的智慧物种。这个种族文明程度极高、而且心地善良,派遣族人穿梭在宇宙间的其他星球上,专为各个星球上的人们了却恒久的执念,在地球上,他们被称为“诛念师”。

星云大师:人什么都可不要 慈悲心不能没有

星云法师------我们宁可什么都没有,但是不能没有慈悲。一九九二年,与佛光山合办敦煌古展,在筹备工作上十分尽心卖力的胡嘉华小姐曾对我说:「大师!您是因为慈悲才到红尘里来的!」对于她的过誉,我愧不敢当,倒是这句话引发了我的思绪,使我想起五十多年前,我刚出家不久,合尘法师曾说过一句话,自觉深得吾心,那就是:「一个人宁可什么都没有,但是不能没有慈悲!」我觉得:慈悲是做人本来应该具备的条件。我自幼就极富慈悲心,总是想尽方法补救那些不完美的人事。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在我很小的时候,母亲讲了一个故事,主角是一个孤苦无依的老公公。我听完以后,竟然难过地躲在桌子下面哭了起来,并且央求家人一定要去救济他,任由大人们劝解哄骗,都没有办法阻止我的百般纠缠。直到深夜,家人拗不过我,只得买了一份礼物,陪著我去送给外公,我才肯罢休。至稍长,十岁那年,父亲为了维持生计而远赴他乡,经年累月都不在家,某日突见他返回家门,我想到他日夜辛苦,不禁悲从中来,泪水夺眶而出。此后,我便四出寻找零工,帮忙补贴家用,希望能藉此减轻他的忧劳。后来,母亲长年卧病,我为了让她欢喜,每天都在工作之余,蹲踞在她的病榻之前,为她念七字段的小书解闷。母亲不识字,但我念错时,她会纠正我。家中大小事务,我也自动打点妥当,不让她操心。乡人们都夸赞我是个孝顺的孩子,而我只觉得这是人子应尽的一点心意。十二岁,割爱辞亲,入寺出家以后,我奉师长如父母,视同窗为兄弟,恭敬礼让,为服其劳;我以教为命,以众为我,牺牲奉献,不为己求。自觉在慈悲上有更深的体验,这才感受到慈悲并不是一个定点,而是情感的不断升华。一九四九年,山河易帜,我之所以前来台湾,并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因为同学智勇法师所组的僧侣救护队,临时改变主意,决定放弃,我恐其「僧侣救护队」会因此而群龙无首,故互易志向,允诺代为领导。又见时机危急,事不宜迟,我当晚连夜赶路,兼程来到常州天宁寺,摸黑叫醒睡梦中的同学,一个个问他们:「要不要参加『僧侣救护队』,一起到台湾去?」曾有徒众听我诉说这段往事时,惊讶地问道:「您半夜把大家弄醒,难道这些人您都认识吗?」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为了慈悲救人,任谁我都敢去叫啊!」记得刚到台湾那年,我巧遇同参性如法师,只见他两眼深陷,气若游丝,交谈之后,才知道他已经是第三期的肺病患者。当时医药还不发达,得了肺病等于宣告绝症,大家都害怕传染,不敢亲近。只有真念法师和我无所畏惧,不时前往照料,每天还仔细地将枇杷叶上的细毛洗净后,熬成药汁,喂他服食。这时适逢道源法师开讲《大乘起信论》,在当年缺乏弘法的台湾,可谓甚难稀有。真念法师有心闻法,但又听不懂国语,我遂自告奋勇,将听讲的手抄,连同自己搜集的许多相关资料,每天整理成上万言的笔记,送来给他参考。我虽然为此忙碌了一整个月,但是看到真念法师满心欢喜,性如法师病体渐愈,我自己也感到高兴极了。月基老和尚曾经是我就读栖霞律学院时的院长,我为了报答他当年的教导恩惠,不但将自己参与筹建好的高雄佛教堂交由他住持,并且奉养照顾,常常三更半夜送他就医,为他付费疗病,直至终老。他往生以后,道场却立即被他人占有。许多人义愤填膺,纷纷口诛笔伐,吁请我出面收回,我不但不计较,甚至交代依严法师,将老和尚生前积蓄的一千数百万元,全部交还栖霞精舍。在佛光山开山之初,经济最为拮据的时候,斯里兰卡的法师在当地筹办大学,希望我伸出援手;一位老法师曾向我借款八十万元,我万般筹措给他,事后他却说:「我只是试试你的诚意。」在新加坡的一位法师建社会福利中心,要我认捐两间房间,我虽阮囊羞涩,但都念其是长老或是同道,设法为其筹款解困。孟加拉、锡金、尼泊尔、拉达克、印度等地的佛教机构,来函表示他们缺乏经费建设教室、兴设图书馆、修复道场精舍……,我那时虽然自身困难,也都竭力捐输,以尽佛子微忱。记得数年前,我曾经接到一位不肯署名的无头信,上面贴了一张有关到中国大陆救济的新闻,旁边写著:「你是大陆人,你做了什么慈悲救济的工作?」我看完感到啼笑皆非。多年来,我对大陆的捐献,不仅包括佛教团体、寺宇殿堂、水涝旱灾、慈善机构,还有奖助学金、学术研究等等。这些微的爱心,难道都要向大家报告吗?我一直觉得:慈悲不是用来衡量别人的尺度,而是自己身体力行的道德;慈悲也不是用来沽名钓誉的工具手段,而是真爱的自然流露。我扪心自问,自觉不但无愧于中国大陆的人民,更无怍于台湾本省的同胞。记得一九五一年,花莲发生大地震,我那时虽然一贫如洗,住在善导寺里,以放骨灰的柜子为床,却为了震区灾民,而奔走募款。在宝岛四十多年来,我成立安老院、育幼院、出版社、杂志社,我兴办教育,从儿童到成人,深入各个阶层。凡此固然是为了不愿圣教衰,不忍众生苦,也是想借以孝养天下的父母,教化天下的子女。我认为:慈悲不应该有省籍的界线与地域的分别,而应该是一种不以己悲,不以物喜,却能以天下之忧为忧,以天下之乐为乐的胸怀。一九五○年,韩战爆发,我虽然居无定所,却到处为前线官兵募集衣服书籍;一九五五年,越南沦陷,发生海上难民潮,我虽忙于弘法,也不辞辛劳,到各地呼吁社会大众雇船到海上去救助难民,承蒙大家帮忙,活人无数。这些年来,世界五大洲天灾频仍,人祸不断,我也都以国际佛光会会长的身分,多方奔走,发起会员们出钱出力。经常有人见我一生兴办许多佛教事业,很好奇地问我:「这些是否早就在您年轻的时候,都预先在脑子里计划好了?」其实,说来恐怕有人不信,这些事业当中,有许多是一念的悲心所成就的因缘。例如,由于不忍年事已高的阿随姑独自一人照顾佛堂,我四处筹款。在那里我成立了「佛教文化服务处」,开始着手推动佛教文化事业。我在一九六七年购买佛光山土地时,也没有想到要建大丛林,只是听说一对越南华侨夫妇急于脱售一片二十甲的麻竹山地,以度难关,却苦于无人肯买,全家大小坐困愁城,正欲投河一死了之。我见人命关天,心生悲悯,于是将「佛教文化服务处」变卖,以所得款项购买这块山地。当时,许多信徒认为将这么一栋座落在闹区的房子卖了,换为荒山野地,简直是闻所未闻,因此都来劝说反对。我还是力排众议,买地救人。探勘地形时,我望着满山的刺竹杂草,想到这么广大的地方,正好可以用来建设规模较大的佛学院,一偿培才兴教的宿愿,于是,一间间校舍就这样顺理成章地盖了起来,佛光山的教育事业就是在此地扎下深厚的根基。后来,为了因应朝山信众的需要与方便,我又筹款购地,移山填海,规划其它佛殿、讲堂、客房、斋堂等建筑。直到现在,佛光山的硬件工程从未间断,但是我们可以昂首骄傲地说:「所有的设施,都是为了利益众生;一切的建设,都是为了福利社会。」当学生一个个毕业踏出佛学院以后,我开始在各地建设别分院,让他们得以奉献所学,广播菩提种子。经常有人问我:「为什么要把寺院道场建得那么多,那么大呢?世界上的苦难这么多,拿这笔建寺基金去济贫不是很好吗?」这一番话听起来似乎言之有理,然而进一步探究,并非真实,因为布施再多的金银财宝,兴建再多的慈善事业,也只能拯救肉身性命,济人燃眉之急,但是无法消灭贪瞋愚痴,拔除众生根本业障。而佛法的布施,真理的指引,则更能净化心灵,拯救法身慧命,使人断除烦恼,了生脱死,其影响及于生生世世。所以,建造多功能的佛寺,度化万千种众生,才是最彻底的慈悲啊!建寺度众生本来是一件神圣的使命,可惜的是教界一些人士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知建造寺宇,不知培养僧才,到头来不但无法发挥度众功能,犹有甚者,落入神棍手中,反而形成变相的敛财工具,诚为悲矣!因此,慈悲如果运用不当,也会沦为罪恶。纵观社会现象,其它的例子还有:纵容子女,造成社会问题;姑息恶作,导致社会失序;滥施金钱,助长贪婪心态;滥行放生,反而伤生害命……。凡此种种都是源于没有正确的知见,缺乏道德的勇气,所以,真正的慈悲必须以智能为前导,否则弄巧成拙,反失善心美意。真正的慈悲也不一定是和颜悦色的赞美鼓励,有的时候用金刚之力来降魔伏恶,更是难行能行的大慈大悲。发展事业最为重要的条件,是人;成立事业最花费心力的资源,也是人。二十八年来,在佛光山服务的员工良莠不齐,我也一再劝慰主管们要以慈悲摄受部属。结果,一些原本贡高我慢的员工,在佛法的薰习下,渐有成长;另一些实在与本山道风不能相应者,我也不予留难,总是给他们一条路走。我只是营造一个圆满的结局,才能令双方皆大欢喜。多年来的处世经验,使我深深感到:唯有慈悲,才能化干戈为玉帛,消怨怼于无形;唯有慈悲,才能广结善缘,成就事业。天下之事不能尽如人意,以慈悲行事也有吃亏的时候。有一些人在我承诺替他清偿债务以后,就忘了他自己的责任所在,像曾经编辑报刊的某人,多年来我每个月得为他偿付五万元的债务。另有些人利用我的慈悲敲诈钱财,如西来寺的工程,延宕多日,原先负责建筑的公司以为佛教人士善良好欺,数度索钱要胁。类似这种事,在我一生当中,不知发生过多少回,但我从来未曾灰心气馁,因为我宁可因慈悲而自己吃亏,也不愿任意舍弃一个众生。或许就是因为对于众生有这股与生俱来的深切感情,我从小对于动物,也是爱护有加。凡是家里养的鸡鸭狗畜,我都不准别人鞭打贩卖,或杀煮烹食。记得过去乡人都说狗只能吃一餐,但是我将心比心,不忍其饥,所以常常在吃饭时,借故端著碗,踱到院子里,与狗儿同享饭菜。即使遇上兵祸荒年,我也宁可自己枵腹,而不让狗子饿著。有时被家人发现,难免一顿责备,他们常说:「人都没得吃了,还要给狗吃。」我倒觉得:人不一定要吃,但狗还是要喂的,因为狗子不会说话叫饿啊!因此,我每天还是偷偷喂狗,至今想到狗儿欢喜摇尾的样子,依然觉得乐在其中。九岁那年,我亲自饲养的小白鸽飞失,好几天都不见它回来。我挂念鸽子乏人照顾,捱饿受苦,竟至伤心欲绝,投河自没。不知是自己命不该亡,还是从小泳艺超群,竟然顺著水势,一路浮到彼岸。我悻悻然回到家里,终日忧心如焚,食不下咽,达数天之久。一九五六年,我在宜兰开设慈爱幼稚园时,为了培养小朋友的爱心,我养了猴子、鸟儿。畜园的老板一再劝我不能给猴子喝水,否则会很快长大,就不好玩了。但是我想到口渴的难过,于心不忍,还是每天喂它喝水。不多久,猴子长得竟然比半个人还要高大。等到养得再大一点的时候,我见它终日关在笼子里,心生悲悯,于是放它回归山林。望着它在树上攀爬跳跃,高兴无比的样子,一股生命的喜悦在心中油然而生,冲淡了原本的依依不舍。多年前,佛光山曾经养过一只狗,叫作「来发」,徒众见我视动物如己命,自然也对它百般疼惜。有一次,客人送了一盒饼,杨慈满师姑迫不及待地拿了一个,对著我说:「来发!给你吃!」我即刻伸手过去,说:「来,给我,来发欢喜吃。」在旁的人说:「弟子见了师父,怎么可以叫狗的名字?」惹得大家哈哈大笑。其实我常常也忘了自己是谁,也许正因为拥有这般物我两忘、自他一如的性格,我的心中无时无刻都充满著慈悲的欢喜。我回想刚来台湾时,过著四处流浪的日子,虽然无钱无缘,但是心中却不以为苦,因为只要我以慈悲待物,爱护珍惜,花草树木会酬我以繁茂青翠,昆虫飞鸟也迎我以悦耳鸣唱;只要我以慈悲应世,不冀回报,荣辱得失都是我的增上因缘,天下众生也成为我的法侣道亲。所以,惜福是慈悲,结缘是慈悲,尊重是慈悲,包容是慈悲。如果我们能用慈悲的心灵体贴关怀,用慈悲的眼神看待万物,用慈悲的口舌随喜赞叹,用慈悲的双手常作佛事,那么我们无论走到那里,即使是一无所有,都足以安身立命。慈悲不仅于己有利,慈悲更是家庭幸福的动力,是社会安和乐利的基石,是国家繁荣进步的要素,是宇宙生生不息的泉源。因此身为一个人,无论处在任何一个时空里,都不能没有慈悲。今天我们这个时代之所以暴戾之气甚嚣尘上,就是因为缺乏慈悲,所以我们更应该提倡慈悲的胸襟、慈悲的道德、慈悲的勇气、慈悲的行为。让我们以慈悲的法水抚慰受伤的心灵,以慈悲的良药对治瞋恨愚痴,使我们的国土成为慈悲的国土,使我们的世界成为慈悲的世界。我们宁可什么都没有,但是不能没有慈悲。



新概念法师的小说目录

原文如下:【药师琉璃光本愿功德经】唐三藏法师玄奘奉诏译如是我闻:一时,薄伽梵游化诸国,至广严城住乐音树下,与大苾刍众八千人俱,菩萨摩诃萨三万六千,及国王、大臣、婆罗门、居士,天、龙、药叉、人非人等,无量大众恭敬围绕而为说法。尔时,曼殊室利法王子,承佛威神从座而起,偏袒一肩,右膝著地,向薄伽梵曲躬合掌白言:“世尊,唯愿演说如是相类诸佛名号,及本大愿殊胜功德,令诸闻者业障销除,为欲利乐像法转时诸有情故。”尔时,世尊赞曼殊室利童子言:“善哉!善哉!曼殊室利,汝以大悲劝请我说诸佛名号本愿功德,为拔业障所缠有情,利益安乐像法转时诸有情故。汝今谛听,极善思惟,当为汝说。”曼殊室利言:“唯然愿说,我等乐闻。”佛告曼殊室利:“东方去此过十殑伽沙等佛土,有世界名净琉璃,佛号药师琉璃光如来、应、正等觉、明行圆满、善逝、世间解、无上丈夫、调御士、天人师、佛、薄伽梵。曼殊室利,彼佛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行菩萨道时发十二大愿,令诸有情所求皆得。“第一大愿,愿我来世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自身光明炽然,照曜无量无数无边世界,以三十二大丈夫相、八十随好庄严其身,令一切有情如我无异。“第二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身如琉璃,内外明彻净无瑕秽,光明广大,功德巍巍,身善安住,焰网庄严过于日月,幽冥众生悉蒙开晓,随意所趣作诸事业。“第三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以无量无边智慧方便,令诸有情皆得无尽所受用物,莫令众生有所乏少。“第四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行邪道者,悉令安住菩提道中;若行声闻、独觉乘者,皆以大乘而安立之。“第五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有无量无边有情,于我法中修行梵行,一切皆令得不缺戒,具三聚戒。设有毁犯,闻我名已,还得清净,不堕恶趣。“第六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其身下劣,诸根不具,丑陋、顽愚,盲、聋、喑哑、挛躄、背偻、白癞、癫狂种种病苦,闻我名已,一切皆得端正黠慧,诸根完具,无诸疾苦。“第七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众病逼切,无救无归,无医无药,无亲无家,贫穷多苦,我之名号一经其耳,众病悉得除,身心安乐,家属资具悉皆丰足,乃至证得无上菩提。“第八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有女人,为女百恶之所逼恼,极生厌离愿舍女身,闻我名已,一切皆得转女成男具丈夫相,乃至证得无上菩提。“第九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令诸有情出魔罥网,解脱一切外道缠缚。若堕种种恶见稠林,皆当引摄置于正见,渐令修习诸菩萨行,速证无上正等菩提。“第十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王法所録,缧缚鞭挞,系闭牢狱,或当刑戮,及余无量灾难凌辱,悲愁煎迫,身心受苦,若闻我名,以我福德威神力故,皆得解脱一切忧苦。“第十一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饥渴所恼,为求食故造诸恶业,得闻我名专念受持,我当先以上妙饮食饱足其身,后以法味毕竟安乐而建立之。“第十二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诸有情,贫无衣服,蚊虻寒热昼夜逼恼,若闻我名专念受持,如其所好即得种种上妙衣服,亦得一切宝庄严具,华鬘、涂香、鼓乐、众伎,随心所玩,皆令满足。“曼殊室利,是为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应、正等觉,行菩萨道时所发十二微妙上愿。“复次,曼殊室利,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行菩萨道时,所发大愿及彼佛土功德庄严,我若一劫若一劫余说不能尽。然彼佛土一向清净,无有女人,亦无恶趣及苦音声,琉璃为地,金绳界道,城阙、宫阁、轩窗、罗网皆七宝成,亦如西方极乐世界功德庄严等无差别。于其国中有二菩萨摩诃萨,一名日光遍照,二名月光遍照,是彼无量无数菩萨众之上首,悉能持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正法宝藏。是故,曼殊室利,诸有信心善男子、善女人等,应当愿生彼佛世界。”尔时,世尊复告曼殊师利童子言:“曼殊室利,有诸众生不识善恶,唯怀贪吝,不知布施及施果报,愚痴无智,阙于信根,多聚财宝勤加守护,见乞者来其心不喜,设不获已而行施时,如割身肉深生痛惜。复有无量悭贪有情,积集资财,于其自身尚不受用,何况能与父母、妻子、奴婢、作使及来乞者?彼诸有情从此命终,生饿鬼界或傍生趣,由昔人间曾得暂闻药师琉璃光如来名故,今在恶趣暂得忆念彼如来名,即于念时从彼处没还生人中,得宿命念,畏恶趣苦,不乐欲乐,好行惠施,赞叹施者,一切所有悉无贪惜,渐次尚能以头、目、手、足、血、肉、身分施来求者,况余财物!“复次,曼殊室利,若诸有情,虽于如来受诸学处,而破尸罗;有虽不破尸罗,而破轨则;有于尸罗、轨则虽得不坏,然毁正见;有虽不毁正见,而弃多闻,于佛所说契经深义不能解了;有虽多闻而增上慢,由增上慢覆蔽心故,自是非他,嫌谤正法,为魔伴党。如是愚人自行邪见,复令无量俱胝有情堕大险坑。此诸有情,应于地狱、傍生、鬼趣流转无穷,若得闻此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便舍恶行,修诸善法,不堕恶趣。设有不能舍诸恶行修行善法堕恶趣者,以彼如来本愿威力,令其现前暂闻名号,从彼命终还生人趣,得正见精进,善调意乐,便能舍家趣于非家如来法中,受持学处无有毁犯,正见多闻解甚深义,离增上慢,不谤正法,不为魔伴,渐次修行诸菩萨行速得圆满。“复次,曼殊室利,若诸有情悭贪、嫉妒、自赞毁他,当堕三恶趣中,无量千岁受诸剧苦。受剧苦已,从彼命终来生人间,作牛、马、驼、驴,恒被鞭挞,饥渴逼恼,又常负重随路而行。或得为人,生居下贱作人奴婢,受他驱役恒不自在。若昔人中,曾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由此善因,今复忆念,至心归依,以佛神力众苦解脱,诸根聪利,智慧多闻,恒求胜法,常遇善友,永断魔罥,破无明[谷-禾+卵],竭烦恼河,解脱一切生老病死忧愁苦恼。“复次,曼殊室利,若诸有情好喜乖离,更相斗讼,恼乱自他,以身语意造作增长种种恶业,展转常为不饶益事互相谋害,告召山林树冢等神,杀诸众生,取其血肉祭祀药叉、罗刹娑等,书怨人名,作其形像,以恶咒术而咒咀之,厌媚、蛊道、咒起尸鬼,令断彼命及坏其身。是诸有情,若得闻此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彼诸恶事悉不能害,一切展转皆起慈心,利益安乐,无损恼意及嫌恨心,各各欢悦于自所受,生于喜足,不相侵凌,互为饶益。“复次,曼殊室利,若有四众苾刍、苾刍尼、邬波索迦、邬波斯迦,及余净信善男子、善女人等,有能受持八分斋戒,或经一年、或复三月受持学处,以此善根愿生西方极乐世界无量寿佛所,听闻正法而未定者。若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临命终时有八菩萨,乘神通来示其道路,即于彼界种种杂色众宝华中自然化生。或有因此生于天上,虽生天中而本善根亦未穷尽,不复更生诸余恶趣;天上寿尽还生人间,或为轮王统摄四洲,威德自在,安立无量百千有情于十善道;或生刹帝利、婆罗门、居士大家,多饶财宝,仓库盈溢,形相端严,眷属具足,聪明智慧,勇健威猛如大力士。若是女人得闻世尊药师如来名号,至心受持,于后不复更受女身。”尔时,曼殊室利童子白佛言:“世尊,我当誓于像法转时,以种种方便,令诸净信善男子、善女人等,得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乃至睡中亦以佛名觉悟其耳。世尊,若于此经受持读诵,或复为他演说开示,若自书,若教人书,恭敬尊重,以种种华香、涂香、末香、烧香、华鬘、璎珞、幡盖、伎乐而为供养,以五色彩作囊盛之,扫洒净处,敷设高座而用安处,尔时四大天王与其眷属及余无量百千天众,皆诣其所供养守护。世尊,若此经宝流行之处有能受持,以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及闻名号,当知是处无复横死,亦复不为诸恶鬼神夺其精气;设已夺者,还得如故,身心安乐。”佛告曼殊室利:“如是,如是,如汝所说。曼殊室利,若有净信善男子、善女人等,欲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者,应先造立彼佛形像,敷清净座而安处之,散种种华,烧种种香,以种种幢幡庄严其处,七日七夜受持八分斋戒,食清净食,澡浴香洁著新净衣。应生无垢浊心、无怒害心,于一切有情起利益安乐慈悲喜舍平等之心,鼓乐歌赞,右绕佛像。复应念彼如来本愿功德,读诵此经,思惟其义,演说开示,随所乐求一切皆遂,求长寿得长寿,求富饶得富饶,求官位得官位,求男女得男女。若复有人忽得恶梦,见诸恶相或怪鸟来集,或于住处百怪出现,此人若以众妙资具,恭敬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者,恶梦恶相诸不吉祥皆悉隐没不能为患。或有水、火、刀、毒、悬崄、恶象、师子、虎、狼、熊罴、毒蛇、恶蝎、蜈蚣、蚰蜓、蚊、虻等怖,若能至心忆念彼佛恭敬供养,一切怖畏皆得解脱。若他国侵扰、盗贼反乱,忆念恭敬彼如来者亦皆解脱。“复次,曼殊室利,若有净信善男子、善女人等,乃至尽形不事余天,唯当一心归佛法僧受持禁戒,若五戒、十戒、菩萨四百戒、苾刍二百五十戒、苾刍尼五百戒,于所受中或有毁犯怖堕恶趣,若能专念彼佛名号恭敬供养者,必定不受三恶趣生。或有女人临当产时受于极苦,若能至心称名礼赞恭敬供养彼如来者,众苦皆除,所生之子身分具足,形色端正,见者欢喜,利根聪明,安隐少病,无有非人夺其精气。”尔时,世尊告阿难言:“如我称扬彼佛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所有功德,此是诸佛甚深行处,难可解了,汝为信不?”阿难白言:“大德世尊,我于如来所说契经不生疑惑。所以者何?一切如来身语意业无不清净。世尊,此日月轮可令堕落,妙高山王可使倾动,诸佛所言无有异也。世尊,有诸众生信根不具,闻说诸佛甚深行处,作是思惟:‘云何但念药师琉璃光如来一佛名号便获尔所功德胜利?’由此不信,反生诽谤,彼于长夜失大利乐,堕诸恶趣流转无穷。”佛告阿难:“是诸有情,若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至心受持不生疑惑,堕恶趣者无有是处。阿难,此是诸佛甚深所行,难可信解。汝今能受,当知皆是如来威力。阿难,一切声闻、独觉及未登地诸菩萨等,皆悉不能如实信解,唯除一生所系菩萨。阿难,人身难得,于三宝中信敬尊重亦难可得,得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复难于是。阿难,彼药师琉璃光如来无量菩萨行、无量善巧方便、无量广大愿,我若一劫若一劫余而广说者,劫可速尽,彼佛行愿善巧方便无有尽也。”尔时,众中有一菩萨摩诃萨,名曰救脱,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曲躬合掌,而白佛言:“大德世尊,像法转时,有诸众生,为种种患之所困厄,长病羸瘦不能饮食,喉唇干燥,见诸方暗,死相现前,父母、亲属、朋友、知识啼泣围绕。然彼自身卧在本处,见琰魔使引其神识至于琰魔法王之前。然诸有情有俱生神,随其所作若罪若福皆具书之,尽持授与琰魔法王。尔时,彼王推问其人,算计所作随其罪福而处断之。时彼病人亲属知识,若能为彼归依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请诸众僧转读此经,燃七层之灯,悬五色续命神幡,或有是处彼识得还,如在梦中明了自见。或经七日、或二十一日、或三十五日、或四十九日,彼识还时如从梦觉,皆自忆知善不善业所得果报。由自证见业果报故,乃至命难亦不造作诸恶之业。是故净信善男子、善女人等,皆应受持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随力所能恭敬供养。”尔时,阿难问救脱菩萨曰:“善男子,应云何恭敬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续命幡灯复云何造?”救脱菩萨言:“大德,若有病人欲脱病苦,当为其人七日七夜受持八分斋戒,应以饮食及余资具,随力所办供养苾刍僧,昼夜六时礼拜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读诵此经四十九遍,燃四十九灯,造彼如来形像七躯,一一像前各置七灯,一一灯量大如车轮,乃至四十九日光明不绝,造五色彩幡长四十九搩手,应放杂类众生至四十九,可得过度危厄之难,不为诸横恶鬼所持。“复次,阿难,若刹帝利灌顶王等,灾难起时,所谓人众疾疫难、他国侵逼难、自界叛逆难、星宿变怪难、日月薄蚀难、非时风雨难、过时不雨难。彼刹帝利灌顶王等,尔时应于一切有情起慈悲心,赦诸系闭,依前所说供养之法供养彼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由此善根及彼如来本愿力故,令其国界即得安隐,风雨顺时,谷稼成熟,一切有情无病欢乐,于其国中无有暴虐药叉等神恼有情者,一切恶相皆即隐没,而刹帝利灌顶王等,寿命色力无病自在,皆得增益。阿难,若帝后、妃主、储君、王子、大臣、辅相、中宫釆女、百官黎庶,为病所苦及余厄难,亦应造立五色神幡,燃灯续明,放诸生命,散杂色华,烧众名香,病得除愈,众难解脱。”尔时,阿难问救脱菩萨言:“善男子,云何已尽之命而可增益?”救脱菩萨言:“大德,汝岂不闻如来说有九横死耶?是故劝造续命幡灯修诸福德,以修福故,尽其寿命不经苦患。”阿难问言:“九横云何?”救脱菩萨言:“有诸有情得病虽轻,然无医药及看病者,设复遇医授以非药,实不应死而便横死;又信世间邪魔外道、妖[薛/女]之师,妄说祸福便生恐动,心不自正卜问觅祸,杀种种众生解奏神明,呼诸魍魉请乞福祐,欲冀延年终不能得。愚痴迷惑信邪倒见,遂令横死入于地狱无有出期,是名初横。二者、横被王法之所诛戮。三者、畋猎嬉戏,耽淫嗜酒,放逸无度,横为非人夺其精气。四者、横为火焚。五者、横为水溺。六者、横为种种恶兽所啖。七者、横堕山崖。八者、横为毒药、厌祷、咒咀、起尸鬼等之所中害。九者、饥渴所困,不得饮食而便横死。是为如来略说横死有此九种,其余复有无量诸横难可具说。“复次,阿难,彼琰魔王主领世间名籍之记,若诸有情不孝、五逆、破辱三宝、坏君臣法、毁于信戒,琰魔法王随罪轻重考而罚之。是故我今劝诸有情燃灯、造幡、放生修福,令度苦厄不遭众难。”尔时,众中有十二药叉大将俱在会坐,所谓:宫毗罗大将, 伐折罗大将,迷企罗大将, 安底罗大将,頞你罗大将, 珊底罗大将,因达罗大将, 波夷罗大将,摩虎罗大将, 真达罗大将,招杜罗大将, 毗羯罗大将。此十二药叉大将,一一各有七千药叉以为眷属,同时举声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蒙佛威力,得闻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不复更有恶趣之怖。我等相率皆同一心,乃至尽形归佛法僧,誓当荷负一切有情,为作义利饶益安乐。随于何等村城国邑、空闲林中,若有流布此经,或复受持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恭敬供养者,我等眷属卫护是人,皆使解脱一切苦难,诸有愿求悉令满足。或有疾厄求度脱者,亦应读诵此经,以五色缕结我名字,得如愿已然后解结。”尔时,世尊赞诸药叉大将言:“善哉!善哉!大药叉将,汝等念报世尊药师琉璃光如来恩德者,常应如是利益安乐一切有情。”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当何名此法门?我等云何奉持?”佛告阿难:“此法门名《说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亦名《说十二神将饶益有情结愿神咒》,亦名《拔除一切业障》,应如是持。”时,薄伽梵说是语已,诸菩萨摩诃萨及大声闻,国王、大臣、婆罗门、居士,天、龙、药叉、揵达缚、阿素洛、揭路荼、紧捺洛、莫呼洛伽、人非人等,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彩色无遮挡漫画日本猜你喜欢